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校史专栏 > 校史钩沉

“磨难千般渣滓洞,挺拔万态红岩松”——1946届光华大学校友傅伯雍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17-01-06           点击次数:2613次

       67年前的11月27日凌晨,重庆解放在即,国民党特务对渣滓洞集中营关押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渣滓洞仅有15人逃险幸存,而中共地下党员、光华大学毕业生傅伯雍就是其中之一。

       傅伯雍出生在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在私塾学堂接受启蒙教育,诵读四书五经。1942年3月,在考入光华大学后,他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便与进步同学一道,在学校组织了“诗歌生活社”,创办“心知书店”,参加读书会,阅读马列主义、毛主席的著作和《新华日报》等,宣传革命思想,出售进步书籍。1942年6月,傅伯雍在光华大学校内第一次被军统特务逮捕,囚禁在成都西胜街集中营。后经党组织营救出狱,仍回到光华大学学习。1943年下学期,傅伯雍经常参加中共川西特委派来的党员陈和玉同志组织的党课学习。

       1946年,傅伯雍大学毕业,先在四川崇宁县(今郫县唐昌镇)中学教书,1947年初回到老家垫江县女中任教,同时兼任西沤小学校长。8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川东华蓥山游击队领导下,以垫江女中为据点开展对敌斗争,成立了地下党女中特别支部,积极从事学生运动,同时筹建川东华蓥山游击区地下联络站,配合垫江农民武装起义,将宣传红色革命的标语张贴到县城中心。后因敌强我弱,武装起义宣告失利,傅伯雍第二次被国民党当局抓捕。经民主人士奔走营救,校方立字据保证傅伯雍不是共产党员,他才被统一取保释放回校。

       1948年,革命形势更加险恶,国民党军队大肆清乡,中共地下党决定陆续撤离垫江隐蔽,委派傅伯雍留守地下联络站坚持斗争。此时的垫江县黑云压城,国民党中统、军统特务云集,整个县城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10月,地下党员游中相在垫江县城北门遭逮捕,特务从游中相携带的笔记本里发现了傅伯雍等3人的名字和地址,三人先后被捕,一齐关押在县府大牢中,这是傅伯雍第三次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抓捕。在大牢关押期间,傅伯雍多次受到严刑拷打审讯,敌人均未得到半点口供,最后,敌特使用电刑逼供,灼热滚烫的电流通过全身,傅伯雍大小便失禁,神志昏迷,但始终未承认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1948年10月底,傅伯雍等4人被送往重庆歌乐山中美合作所渣滓洞集中营关押。在狱中,傅伯雍的党员身份一直没有在敌人面前暴露,还在监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参加绝食斗争,组织铁窗诗社,投入狱中春节大联欢活动,做了不少统战工作和策反工作。

       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的前三天,大约下半夜两点钟光景,一帮杀人凶手涌入渣滓洞,随即列队持枪,朝牢房内扫射,顿时枪声大作,怒吼声、口号声、歌声、夹杂着敌人的枪声响彻漆黑的山谷。屠杀进行时,傅伯雍的狱友张学云就站在门口,他一把抓住门洞伸进来的枪管,想要夺枪,但是弹匣太长,卡着进不来,敌人把他打死了。当时傅伯雍正站在牢门内的右侧面,张学云倒下时,鲜血喷洒在傅伯雍身上,却因此保护了傅伯雍——敌人补枪时以为他已经死了。傅伯雍躺在难友的几具尸体中,只听得阵阵弹雨从自己头上,颈子边、耳根旁、腿肚边“卟卟卟”地擦过,但幸运的是,他没被罪恶的子弹击中,奇迹般的幸存下来。特务离开后,傅伯雍浑身血迹地从烟雾弥漫的尸堆火海中站了起来,用力搬出一根床横杠,冲到着火的牢门口,使尽全力猛砸门栅,终于破门冲出。冲出牢房后,傅伯雍跑到大米储藏室,此前他曾发现储藏室地板有缝隙,下面是一条大水沟,上可通歌乐山的山谷,下可通过大河沟流向嘉陵江。傅伯雍握起一根扁担,插入楼板缝隙,使尽全力撬开一块楼板,立即跳下沟去。此时渣滓洞集中营还在烈火中燃烧,火焰烧着难友尸体的糊焦味,呛人肺腑。傅伯雍在水沟呆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三天黎明到来前,才和另一个难友一起离开水沟,爬上歌乐山,终于逃出了虎口。

       重庆解放后,傅伯雍在垫江县从事教育工作,并根据其亲身经历著有《狱中斗争纪实》《渣滓洞英烈与垫江》等数十万字的党史资料。2014年12月2日,96岁的傅伯雍老人在垫江安详离世。灵堂上的挽联“磨难千般渣滓洞,挺拔万态红岩松”似乎默默诉说着傅老传奇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