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校史专栏 > 校史钩沉

援疆岁月:扎根边陲六十年——访1952级财政系新疆校友

发布时间:2016-01-08           点击次数:2616次

        60年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的锣鼓声中,30名四川财经学院的1955届毕业生意气风发入疆参加援建;60年后,西南财大“口述校史”采访组来到新疆寻觅老校友的踪迹,在乌鲁木齐的九位银发老校友再次欢聚,共叙难忘岁月。陈昭铭、史龙海、陈光镛、刘广云、温国安、王华芬??????是他们,用自己长达一个花甲时间的无私奉献将母校与大西北的发展联系在了一起,让西南财大在新疆的经济建设和发展中留下了独特的一笔。

义无反顾共赴新疆,不畏前路坚定成行

        “当时甚至有同学公开写上大字报:去西北地区。当时大家的热情是现在看不到的!”说起60年前毕业时大家踊跃参加祖国建设的激情,校友陈昭明至今依然十分激动。据他回忆,那个年代学校非常重视思想政治教育,学生们都深受影响。毕业前夕,学校召开毕业动员大会暨分配动员会,在会上,同学纷纷表态,发自内心地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到祖国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而新疆,这个当时对于成都来说遥远而神秘的西北边地,以祖国开发急需人才的独特需求在这些青年学子心中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很多学生已经是跃跃欲试。

        动员会后不久,中央高等教育部分配方案下达,第二天学校宣布分配后,30名同学们都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分配,没有一个人提出不同意见。第三天他们就整队出发,踏上了进疆之路。老校友陈光镛回忆起那时那份坚定的选择,也不免感慨:“那个时候的思想和现在不一样,哪里艰苦哪里去,不怕吃苦。”

寒天烈日进疆之路艰苦前行风雨载途

        1955年3月2日,学生干部陈昭铭和史龙海受学校委派,带领着20位女同学和10位男同学踏上远赴新疆的道路。

       出行之前,同学们对于新疆的艰苦环境早有预料,但这一路气候变化之大,还是让他们很是吃惊。尤其是翻过秦岭往兰州走,四下里都是光秃秃的黄土,再往西走就是戈壁滩,看不见树木,经过兰州时,风雪交加,没有棉裤的30名南方人只好把棉被裹在身上,却依旧难以抵御刺骨的寒冷。而一旦天气热起来,吐鲁番高达40度的火炉气候又令人燥热难耐。但尽管气候恶劣,同学们援疆的热情依旧只增不减。

       道路的艰难同样出乎意料。坐硬座火车到广元后,转乘四面通风的大敞篷车,车辙在将近三千公里的路途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迹。回忆起曲径狭窄的山路,陈昭铭至今还有些后怕:“从广元到宝鸡坐汽车走山路,山路很窄,旁边就是悬崖,不注意就翻车,我们坐在上面就提心吊胆的。”在崎岖的道路上一路前行,“同学中没有人叫苦,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当年的坚毅与顽强,映在今时的陈昭铭眼里,满是荣光与骄傲。途经兰州时,新疆驻兰州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主动提供帮助,却被他们婉言谢绝了。凭借着一股韧劲,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30个刚刚毕业的学生化身为30名斗士,唱着欢歌相互鼓舞着勇敢前进,扫净了沿途所有的阴霾。

        抵达乌鲁木齐后,一行人受到了新疆人事厅的热情接待:住上了暖和的房子,吃的是中灶伙食,有人事科长陪同参观工厂,也欣赏了少数民族歌舞表演……新疆同胞的热情与周到让他们在异域他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而在特别听取了王震将军率领解放军团结奉献、艰苦创业的事迹之后,他们更是被其建设新疆的精神所鼓舞,坚定了渴望援疆献力的决心。随后,30位同学被分配至不同的地区和岗位开始了各自的工作与生活。

        一年后,进疆的同级同学名单中又增加了王华芬、韩俊夫妇的名字。1955年和1956年,韩俊和王华芬分别被分配到北京国家计委工作。工作两年之后面临重新分配,王华芬与爱人韩俊被分配到山东,而单位一同事被分配到新疆。那位同事认为新疆条件艰苦,不愿意去。王华芬便对爱人说:“他已经结婚了,有爱人孩子父母,我们就俩人,去也方便。”爱人就回答了一个字:“好!”于是夫妻俩也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入疆之路。

历尽苦辛迎难而上,扎根边疆初心不忘

        温国安是同学中唯一一个被分往阿勒泰地区的,那里的条件比乌鲁木齐更加艰苦。“我住的是地窝式房屋,靠火墙取暖,火炉坏了都得靠自己修。”回忆起当初饱含艰辛的岁月,温国安脸上浮现出岁月洗练后的淡然微笑。冬天的阿勒泰,气温在零下30度左右,取水十分困难。每次打水之前,温国安都需要先在冰库上打一个窟窿,然后才能将水舀进桶里挑回家。天寒地冻,这对于人的意志是一项极为艰巨的考验,但温国安却不忘初心、迎难而上:“当时的生活很苦,自己觉得作为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并且还是名党员,还是认为应该接受锻炼,吃吃苦。”在阿勒泰艰苦朴素的生活环境中,温国安没有过抱怨与退缩,一呆便是20年。

        而其他赴疆支援的同学也同样吃了不少苦头,他们除了要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有时甚至还需要冒着冬季大风雪和沙尘暴修铁路、修水库,大炼钢铁,或者被安排至农村支农或社教。但好在苦尽甘来,经过长期的努力与实践,这30多位同学凭借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踏实工作为所在单位做出了贡献,得到了组织和群众的信任,有的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陈昭铭后来担任了新疆财经大学党委书记,宋世权担任了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副局长,蔡鸿克担任了吐鲁番地区经委主任等等,有些成为了高级经济师、高级会计师和统计师之类,为新疆的经济建设献出了自己的力量,也让四川财经学院(西南财大)在他们周围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想几十年的奋斗和奉献,陈昭铭不禁感慨:“这些虽苦,但苦中有乐,苦中有甜,苦中锻炼了自己,教育了自己,值!”

        入疆六十年来,周围援疆的人中有许多人来来去去,王华芬和爱人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他们从未向组织要求回到内地去,两个女儿现在也留在新疆工作。两人不仅将青春奉献给了边疆,更是将子女也奉献给了边疆。“我觉得扎根新疆建设边疆,作为我们年轻人来说是应该的,给国家做点贡献吧。”回忆起自己当年的选择,王华芬仍旧一脸坚定。

师生情谊入疆不改  朴素深情绵延长青

        虽然已经入疆六十年左右,但老校友们回想起当初在成都学习时的情景,仍记忆犹新。在五十年代初,在校任职的老师很多都是名教授,不仅名声在外,上起课来也毫不含糊。

       梅远谋教授就是最有名的一位,他曾经李四光推荐留学法国,后来曾得到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老校友们回忆,那时上课条件相当艰苦,一个茅草搭起来的大草棚,一支粉笔,没有课桌。台下,三百多个学生,一人一个小凳子,就在一个小卡片上专心记着笔记;台上,已经头发见白的梅远谋教授认真地讲着课。除此之外,课下梅远谋老师还会给学生悉心的辅导。陈昭铭回忆道:“如果学生有不同的观点还要与他讨论,他也会很耐心。”

        “老师们上课的方式、态度、程序,以及我在他们那里学到的不少经验,都对我后来在高校工作有不少帮助。”入疆之后,在校从事教育事业的除了陈昭明,还有刘广云。

         刘广云在大学读书时,因为代数成绩很好,被分到统计班,在老师的安排下,给同学补习代数。到新疆之后,她负责在新疆省干部学校(1955年10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更名为新疆维吾尔区干部学校,也是现新疆财经大学的前身)里教授学生们统计学。怀着对昔年师生情谊的感念,刘广云也尽己所能去关心和帮助班上的学生,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退休以后,刘广云的学生杨增光(音)在新疆日报上写了一篇《我的好老师——刘广云》,后来还专程从和田到乌鲁木齐去看望恩师。2013年,刘广云的另一名学生在《老年康乐报》上发表了一篇《我的老师刘广云》。“看到文章之后,我就想去看看我的学生,他记得我,我也应该记得他。”刘广云一直渴望能有机会看看这名学生,但最终因为年纪较大而距离又较远,家里人和朋友都反对,最终没有成行,“到现在一直没能和他见上一面,有点遗憾。”

        在西财,梅远谋教授等名师将一生中的一半光阴都奉献给了光华园,培育出了无数英才,而在新疆,陈昭铭、刘广云又将同样的精神与情怀传承下来,使师生情谊在西北边陲这片沃土上绵延长青。

 

         (作者:2014级国际商学院李建,2014级金融学院 邓皓月  指导老师 陈奇志)